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海 > 文章归档 > 2020年05月
2020年05月27日 09:44

大塞车:快消市场竞争格局

在近10多年(高投资期),新一代中国快消产业中的公司大多是营销(Marketing)属性,如做高级速溶咖啡的“三顿半”,做汽水的“武汉二厂”,茶叶中的“小罐茶”,甚至销售额几十个亿的“三只松鼠”。品牌依靠渠道、以营销为龙头的情况一般发生在品类、产品、生产、模式都已经成熟的市场,就好像一个把握上游的成熟厂商把产品打包给一堆销售,由他们自己包装去卖货。如今全球化,全世界的产品都蜂拥而至,中国是一个世界产品大卖场...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9日 12:07

另一条路:德国理智的务实传统(一)

从海洋贸易到工业革命到消费产业蓬勃,近500年世界不太平,一直被看不见的手(laissez faire经济)推着走。中国不易,其它国家也差不多。即使到今天,大部分国家还没搞清这是什么样的一只手,和为什么要被推着走。

世界国家大致分成三类,主动自然型(例如,英美),审时度势理智务实型(例如,德国日本),和被推着走型(大部分其它国家)。

德国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都是专制国家(短暂的魏玛共和国忽略不计),到1890年前...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5日 11:15

国家目标共识:日本和德国的成功密码

宏观面,日本和德国相似之处很多,过去一百多年有过几次反复印证。

两者都属于工业革命最成功国家,都自上而下贯彻工业革命和社会改制,都义无反顾演变,从封建藩邦和贵族体制、向君主立宪、向民粹主义再进入到民主社会,都经历了大起(工业革命)、大跌(一战和二战)和再大起(战后),现在都以实体工业技术领先。他们像有一个国家崛起密码。相比,俄国经历了200年,不缺乏世界顶尖的思想家、政治家、科学家、军事家、资本家,...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0日 06:36

关于精英(四):精英目标不等同国家目标

国家改革和发展肯定需要一个精英阶层领导,越是初期的时候,这个“需要”就越迫切。当下,在西方国家,传统精英的含义其实已经逐渐退化。

每个时代的每个国家表现迥异,精英的组成结构也大相径庭。

近代史中所谓西方式改革就是政经两块。经济改革的成功标准就是从农业经济的普遍贫困过渡到城市化后能产生一个占大多数人口普遍富足的中产阶级。这个过程对每个国家都相当痛苦,例如,英国1800年工人家庭的物质水平和10万年前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6日 07:49

关于精英(三):根不同,果不同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书中首页第一行的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的前半部换个说法更为贴切,“幸福家庭的根源都是相似的。。。”因为根源之上表现各异,需要寻根究底;根不同,现象则多会混淆视听。

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俄国都是自上而下有意识改革的国家,统称为对标型改革。其中,中国、俄国与日本、德国都是在同一个历史周期开始改革,不过表现迥异。

十九世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