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海 > 音乐:感性的创造,理性的感情

音乐:感性的创造,理性的感情

一个社会的演变是由政治结构、经济贸易为开始,是骨架,再由科学、哲学和其它人文科学填加血肉,构成完整体型。以哲学为例,中国两千年前的百家齐放,在短暂的时间了产生了孔子、老子、庄子等大量哲学家;在西方史中,繁荣发展的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几个时代都集中产生了大量的哲学家为社会和发展定性。音乐也不例外。对人文与过去未来的好奇,能够更容易感知和欣赏音乐。

在一个有活力的新政治和经济体下,科学、创造与理论最快开始显现活力。音乐史中的几次重大变革都与此有关,有活力的社会期望更多对精神世界的表达,精神世界成为商业的一部分,新乐器出现和完善是音乐发展的源动力之一。小提琴等弦乐器出现于十六世纪的意大利,在随后的一百多年里出现了VivaldiHandleBach等作曲家,钢琴在1700年左右由羽键琴演变而来,个人表现力可以在其中更大的表现,贝多芬、莫扎特、肖邦、舒曼等作曲家集中涌现。电吉他发明于1931年,流行音乐由此开始不同,从50年代至今,领导现代流行音乐。留声机、磁带、CD和数字音乐等每一次的新音乐播放形式出现都会对音乐的大众化、普及率和商业结构产生巨大冲击。

技术让音乐通过新的乐器和录制方式等更有表达力,商业给音乐家更广生存空间,政治与社会变革带来思想的冲动,集合技术、商业与社会多属性于一体,是时代变革的标记和证明,且普及广,影响力持久。Vivaldi的《四季》是人生存于自然又独立于自然的新意识;贝多芬人能胜天和奋斗精神是文艺复兴以来逐渐响起关于人自我存在的理性与理智主义最响亮的号角;到了十九世纪末,奥地利犹太作曲家马勒谱写的交响乐已经开始向现实主义转变,理想理智在现实和全球化过程中的脆弱,预示了一次大战和二次大战的发生。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从ElvisBeatlesLed Zeppelin等大量充满独立个性和创造力的音乐人出现,音乐形式从Pop、摇滚乐、重金属、电子音乐、R&B等以每十年一个周期推陈出新,中国现代80后和90后的个性化在西方从50年代就已经开始。

音乐是感情表达,感情随性,然而音乐本身理论性极强,格式严谨,有固定的套路,从协奏曲、交响乐到爵士乐和乡村音乐。同一首曲子,在不同演奏者手下,因为文化、理解、性别、经历、时代不同,表达方式可以迥异,效果天壤之别。马勒的第五交响曲有几十甚至上百个版本。同是德国指挥家,同一个时代,卡拉扬的版本与纳粹集中营的犹太幸存者Rudolf Schwarz的版本对于听着会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音乐是社会的一部分,学习钢琴或任何一门乐器只是一个技术手段;在一个与之相对应的社会环境下,技术演变是为了更好的表达。学习乐器是一个需要天赋和投入时间的事,但与音乐存在的本质无关。音乐教育应该以人文教育为主,更多学习的不是技术,而是音乐史和音乐理论,音乐史中涵盖过去、现在、未来、科学、技术、社会、政治、精神、个性、各国的文化、哲学;音乐理论中可以看到音乐发展过程中冷静有序的逻辑演变,人在最激昂和敏感之时,也不失理性与理智。就是因为这理性、理智通过对感情、对世界、对未来的好奇,创造力不断。学习音乐只注重技巧,是一叶障目,会失去对音乐本质存在意义的理解,即使再好的技巧,欣赏水平可能也就停留在街边小调的水平上。人有生之年来去匆匆,能够欣赏音乐,尤其是好的音乐,可以让我们一直充满好奇,保有自我存在的意识与兴奋。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