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海 > 兴趣、专业、产业、政府与文化

兴趣、专业、产业、政府与文化

欧美的商业,有深度和广度,还有浓厚人文色彩。中国GDP排名世界第二,不夸张说,中国小朋友学乐器人数必然世界第一。如中国大部分产业一样,古典音乐作为一个商业种类其的市场还是一维空间的人为产物,整个产业链集中在授课与考级上,而且几十年变化不大。严格讲,这个产业与音乐本身关联很小,学了乐器对音乐本体还是一窍不通甚至厌恶音乐的绝对占大多数。这种投入与产出算是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负贡献了,是形而上学的典型案例。

有兴趣才会有钻研和深度,成为执着。西方传承的古典音乐是一个巨大的群体,有广众的群众基础(可以与中国戏剧市场对比下)。在亚马逊网站,每张唱片下面都有客户对唱片的评论,很多评论洒洒洋洋一大篇,专业深度可以成论文,对一个演奏者和一个作品的理解深度要高于大部分的专业乐评人(中国几乎没有像样的乐评人),从演奏者当时的历史处境到乐队的水平了解的一清二楚,为了就是可以去理解一张唱片。英国人Todd Duggan注定是要在马勒(伟大奥地利作曲家)的音乐史中留名。他对马勒9+1部交响乐的深度评论可以成书,将他几十年的知识积累记载为对几百张马勒唱片的评论。作为一个充满人文色彩的“业余”爱好者,他对记载历史和传播音乐的兴趣远甚于留名或者变现,只在一个不见经传的音乐网站上发表。他去世后,他所有收藏赠送给爱尔兰的一所中学。同时,他笔下的马勒世界和贯穿近一个世纪的各个音乐大家在不同历史和社会背景下对马勒的演绎,对新一代开始听马勒音乐的人影响必然深远。

不管是卡拉扬、小泽征尔,还是现在的朗朗,这些功成名就的音乐家其实都是历史中的一个小侧面。人们总需要偶像,一个国家的崛起总需要在文化上多少能体现出来,不管这个偶像是否真有这个分量。一种商业在一个国家的深度和真实不是反映在有几个偶像级的人物,而是他的总体产业。Hyperion 是英国一家小有名气的古典音乐唱片公司,他们以出版中世纪音乐和20世纪作曲家开始出名,他们的《浪漫主义时代钢琴协奏曲》系列从欧洲各个角落的图书馆、音乐学院的阁楼和私人收藏家那里将19世纪众多已经被人遗忘的音乐家的作品收集整合,由一些非常杰出但又没有原因出名的钢琴家来演奏。Marc-Andre Hamelin绝对是现在世界上最出色的钢琴家之一,但是名不见经传,他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在Hyperion录制出版。Hamelin更感兴趣录制那些非主流但又极高难度的作品,如法国作曲家Alkan、俄国作曲家MedtnerScribian等等。Hyperion只是欧洲众多古典音乐品牌中的一个,他们抹去浮光掠影和炫耀,注重的是音乐本身,承载和记载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由音乐保存下来的历史。

人文社会必然有人文思想的政府,就如欧美各国的对图书馆和学校的投资一样,古典音乐一直不断受到政府的扶持。从50年代开始,英国政府支持BBC做出了一个几十年的音乐演出项目,模糊了国界的边线,邀请世界各国知名的音乐大师做现场演出,由电视和收音机播出,同时,刻录唱片出版,很多传世佳作就是在这里产生。例如,前苏联著名钢琴家Sviatoslav Richter 冷战期间BBC的演出系列。又如,马勒的第八交响乐极为宏大,投资高,不甚出名但又是马勒演出权威的Jascha Horenstein不可能得到到唱片公司的支持,所以说服BBC给他以演出的机会,造就了又一部马勒的经典。

    稳定开放的人文社会本身就是音乐的沃土。仅在20世纪上半叶,大批欧洲音乐家来到美国,这里有Toscanini, George Szell, Bruno Walter, Otto Klemperer, Solti, Mahler等等,将美国众多交响乐团发展成为世界顶端的交响乐队。在一个自发有序的商业社会,古典音乐无论是视其为一种商业还是一种文化,有了得以自然发展的沃土。无需炫耀与炒作,从自发的个人、到音乐家、到音乐公司和演出场所、再到政府,架起了一个古典音乐的支架,扶持和滋育音乐、吸引了更多的听众,诸如此类,将古典音乐作为一种商业、作为一种历史文化、作为一种人的精神支柱如此反复绵延持续。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