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阿Q精神在无可奈何时也是一种理智选择。中国食品供应链,这个关乎每日民生的产业,问题重重。虽然明摆着,但解决方法不是很明晰。

食品问题根源很简单 中国还是一个较贫穷国家,人均消费能力尚低。中国大型基础建设和房地产等‘支柱’产业把未来的成本和收益都打到今天消费产业的成本里,从原材料价格、工资增幅到销售卖场的房租,方方面面,无法一一论述。其结果是,中国的食品成本已经赶上发达国家,消费能力远逊发达国家。食品供应链迎合需求,在现有消费能力水平上,逐利者必走偏门。国家政策与调控本身有太多灰色寻租空间,而且人为政策在这样复杂经济环境中早就捉衿见肘,越管问题越多,但是权利的下方与利益的割舍几乎不可能。如此现象可以总结如下: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从湘鄂情到街头无执照摊点,其实都只能算是小本经营的小商小贩,立在水边一推就到的泥菩萨。国家越关心就越出问题,而且一出问题,就出新政策。食品餐饮是民生产业,涉及面广,躺着中枪的几率大。在中国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小商小贩们没有凝聚力,又是非暴利产业,缺乏社会影响力,总是当了革命军中马前卒。从高规格的食品安全法、高规格的工资福利制度、税收发票制度再到工商注册还有城管,简单的讲,美国人欧洲人制定的法我们都囊入其中,但真正完全实施可能性几乎为零。谁要想管,手到拈来,一条即可。

成本高涨,行政高压管理,老百姓还是要吃饭。所以,只要做的规模不大,监管大多是睁一眼闭一眼,不上新闻,能‘摆平’,都不算事。中国真正通货膨胀不用看每月的CPI,而是看房价涨幅。地区的消费产业涨幅比较应该看哪是国家基建重点投资地区。餐饮很难像房价这样10年涨三四倍,以肯德基、麦当劳为例,这十年价格也就每年几块的涨,有的时候还要招个人气,与只怕城管不交租金的街头小摊来个价格血拼。中国人非常勤劳,模仿欲强,麦麦基、麦香鸡、麦肯基的牌子如牛毛般群起,主拼价格。各个方面,压力都加大向食品供应链源头倾斜。

羊毛出在羊身上。例如,一块符合国家所有规定手续完备的“正规”牛肉,市场价格是100元钱,大部分高档餐馆一般只卖120元钱,这几乎可以肯定是走私牛肉,省了进口税收。中国牛羊肉走私率之高触目惊心。如果控制,按照中国的关税以及繁琐的手续,价格会涨的触目惊心。如果这牛肉在一个中档餐馆卖90元,口感还很嫩,这肯定是一块普遍经过‘特殊’处理过的牛肉。在另一些中低端的餐馆,价格可能只有60元,但牛可能已经非牛了。在食品供应链做的人,尤其是两头都了解的渠道经销商总在感叹:我们中国人太聪明了,胆子大,小学没上完,实用化学物理生物学都懂,要的就是降低成本。一个新产品出来,先是一个‘好’公司创品种,然后就是无数小公司蜂拥而上,用各种手段拼价格。

小部分人先富起来,大部分人买单。实际上绝大部分中国人的消费能力还很差,要花高价,甚至还都不能确定到底买的是什么。房地产与高基建投资已经把中国食品行业绑架,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可以做的地方,但是无论哪种方法都需要与现在的做法反其道而行之,放权让利,法律能够真正保护而不是靠现在行政手段做运动式的管制。

话题:



0

推荐

王海

王海

187篇文章 1次访问 1天前更新

20年中国咖啡产业和消费业的从业者

文章